猫眼+微影,最终却是猫眼笑了,微影没了

sf

  2017 年在线票务行业的大事莫过于猫眼与微影的合并,双方合并经过多轮较量和讨价还价终于对外宣布,新公司“猫眼微影”将以猫眼为主体整合双方相关业务。经过半年整合,微影的品牌以及旗下的娱票儿平台逐渐消失,微影收购格瓦拉之后所做的一切,如今报应在自己的身上。

  表面是合并,其实是抱团对抗淘票票

  2017 年,在线票务行业已确定进入“下半场”,基本形成猫眼、淘票票、微影“三足鼎立”,百度糯米由于份额不断萎缩并且停止投入,实质上已经退出竞争。

  过去的一年,猫眼、

印度神油微影的日子都不太好过,阿里影业全力支持淘票票进攻,淘票票在阿里生态内能够调动和协调的资源越来越多,“背靠大树好乘凉”的优势越发明显,市场增长速度远高于另外两家。

  易观咨询发布的《 2017 年暑期档电影市场观察》显示,淘票票市场份额达到30.94%,猫眼和微影分别是29.72%和21.84%。这是淘票票市场份额首次超越猫眼,成为行业首位。

  猫眼和微影意识到,如果两家公司再不合并,淘票票的领先优势将会越来越大。在腾讯的推动下,猫眼和微影走到了一起,抱团对抗攻势猛烈的淘票票。

  合并下的拆分,一山终究不容二虎

  微影时代 2016 年入股Vista集团拥有了解安装Vista系统影院后台数据的权利,同时其也可以通过票务软件掌握其前台售票信息。猫眼曾放言:“如果有资格,猫眼分分钟也能做一个(影院出票系统)”,可见猫眼野心之大,想要腾讯系流量入口,同时也觊觎微影时代手中Vista集团的股票份额,以及其背后的数据资源。

  微影和猫眼合并之后,光线系继续持有猫眼50.78%的股权,对猫眼形成绝对控股,上市公司持有19.83%的股权。合并后的新票务平台将由猫眼电影管理,原娱票儿、格瓦拉仅保留少量技术人员,微影原团队遭遇千人裁员大潮。二者的合作导致微影团队几乎瓦解,二者说是合作,内部实际是猫眼的全面碾压。

  1+1<2,合并背后暗藏的“品牌消失”

  商业向来信奉“永恒的利益”,品牌合并后的利益操控在谁手里,从“猫眼微影”的名字里已可窥一二。

  合并后的猫眼微影,光线传媒有限公司总裁王长田将担任公司董事长,郑志昊任CEO,原微影时代CEO林宁担任副董事长。从高管的设置就可以看出,林宁实际上是出局了,副董事长一职显然是个虚职。

  这不禁让人想起,当初格瓦拉被微影时代合并,格瓦拉的管理团队在微影的整合之下,悉数走人,格瓦拉创始人刘勇也黯然离场,原本拥有大量深度电影用户的格瓦拉生活网和格瓦拉App风雨飘摇。

  如今,这一切将发生在微影自己的身上。微影旗下的娱票儿近日宣布,于 2018 年 2 月 1 日停止服务,这显然是猫眼为了将更多资源集中投入到猫眼App采取的“弃卒保车”策略。

  接下来,猫眼微影将如何发展还未可知,但微影逐渐淡出已经是必然的结局。当初,两家公司合并就不是你情我愿,合并之后,高层各怀心思、中层如履薄冰、基层士气低落,原微影团队长期处于这样尴尬的状态下,对于猫眼微影而言,极有可能带来的后果是,原本微影的市场份额被淘票票抢走,不断缩小与猫眼微影的差距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「传奇SF发布网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zzjbxw.cn/cqsfsgfz/

作者: zhaosf

sf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QQ1833332277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